欢迎来到乐燊贸易公司官方网站! 简体|繁體|ENGLISH

NEWS & TESTING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&评测 > 产品测评

Vivid GIYA G4 透明小巨人

2018-04-24

打從2008年Vivid GIYA G1的推出,我已經被一對火紅色,外型獨特的喇叭所吸引,當然,這款旗艦級的G1售價不菲,即使去陳列室,我也只敢觀賞一下便算了,去音展時才有機會聽一聽她的音色。

vividgiya1

十年之後,想不到會有對GIYA出現於我家客廳,但不是火紅色的G1, 而是只有一米高的寶藍色G4,看見實物,才覺得她真的好像一件藝術品!

熟悉Vivid的朋友,應該會知道著名的B&W Nautilus就是出自其設計師Lawrence Dickie之手,當年Lawrence與社長Robert Trunz完成第一代Nautilus開發之後就離開了B&W, 各自發展自己的事業;在2001年再次相聚之後,便成立了Vivid Audio, 三年後開始推出K1和B1等揚聲器,而旗艦級系列GIYA要到2008年才面世。隨著G1的成功,Vivid於2010年推出身型細小一點的G2, 次年再出G3, 而G4要到2014年才推出市場,G1到G4就組成了Vivid的參考級揚聲器系列。

GIYA系列的高音和中音單元是採用Vivid稱為 TTL (Tapered Tube Loading) 的設計,這設計的外型特徵是單元後方有條消音管,其實這在第一代Nautilus已出現,G1身型比較高大,消音管都藏在箱體內,而G4就可以看到那些消音管了。GIYA系列都採用4路5單元的設計,而且連低音單元也用上TTL, 不過,低音是同時使用反射式。

5

G4的一些重要參考數據:
響應頻寬:39 - 33,000 Hz
靈敏度:86dB@2.83Vrms
阻抗:6 ohm (nominal), 4 ohm (minimum)
重量:每隻32kg

上面提過 GIYA G4只有一米高(1011mm), 不過,她有原裝的底座,大概120mm高,那麼,坐在皇帝椅時,高音單元基本跟耳朵在同一水平,不會覺得太矮,聲音結象很容易就達到正常高度。由於我自己那對Elipson 4240相當重,所以只好往兩側移開,又要顧及G4兩側的低音單元,最後只能將G4的距離拉開到5呎半,擺放作了輕微toe in. 簡單地直接把一向使用的Acoustic Zen Double Barrel 以 bi-wired 接上,不過G4的端子在喇叭底,接線沒有一般喇叭那麼方便,但外觀就一流。

1

接好線檢查一遍,就隨便播隻平時聽慣的CD,一開聲,怎樣?

聲音可以說是沒有驚喜,也可以說有點驚訝,怎麼跟我那對Elipson的聲底那麼相似呢?家中老世出來客廳時,還問我駁好對喇叭沒有,哈哈......

3

首先,要知道我用的4240體積比G4大一倍,用一隻12吋低音,但G4所出的低頻並沒有明顯差距,而且速度很快;4240的球體中音設計,令喇叭相當隱形,但G4就更厲害,簡直可以說是消失了!也可能是這個原因,我老世根本分別不出是那一對喇叭開聲吧。

GIYA 是非洲祖魯族的語言,意思是古典舞蹈;恰巧家中有張 "Mamba Percussions", 非洲鼓敲出充滿舞蹈色彩的強烈節奏,彷彿一群非洲土著在面前一邊打著鼓一邊跳舞般,節奏活潑,鼓皮彈跳清晰紮實,沒有一點拖泥帶水。播完這張碟 (另一面是豎琴音樂,也是很考機的),可以說令我對側低音的擔心完全放下,可以安心地繼續試聽其他類型的音樂了。

9

既然G4名字跟舞蹈有關,繼續用舞蹈音樂測試吧 - 春之祭!

「春之祭」是俄國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的成名作,但首演時竟弄成騷動,當時的聽眾大多不能接受其「前衛」的風格,這一點跟GIYA的突破性獨特外型很相似吧。今時今日,春之祭已成為不少音樂發燒友的至愛,音樂的高潮起伏很大,時而緩慢細聲,又會突如其來的瞬間爆發,定音鼓和大鼓,從舞台後方遠遠傳來,絃樂和管樂之間的距離感很好,敲擊樂器清脆而遙遠,所營造出的舞台感真是又深又闊,各種樂器的定位又清晰,整體出來的音樂就是那麼的自然流暢,對我這個古典樂迷是何其吸引!

6

人聲方面,我選了爵士女聲 Etta, 為什麼是這張呢?因為最近在自己家和朋友處都聽過好幾次,比較熟悉罷了。用G4播這張碟,Etta把聲我覺得恰到好處,音色厚潤又有感染力,配樂的"牛筋"(低音大提琴)可以潛得相當低,彈跳力十足,另外不可不提的是G4在中高方面的表現,比我的Elipson 4240要優勝得多,音色通透開揚,沒有一點箱聲,敲擊樂的清脆聲音,在半空飄浮良久,啊!還是第一次在家中感受到這種音色,叫做飄逸嗎?

8

講到中高頻的表現,當然要試聽我至愛的小提琴音樂了,今次選播 THE GLORY OF CREMONA, 著名小提琴家Ricci用15把名琴拉奏不同的樂曲,G4的表現相當真實,琴音不會被美化而變得幼滑, 擦絃的質感豐富,不同名琴表現出自己的音色。G4所出的聲音相當乾淨,但又不失韻味,泛音和殘響都不會缺乏,能夠掌握那平衡點,真的很佩服Dickie先生的設計!

7

原本已寫完這篇報告,於是去找朋友聽下爵士和嘆杯威士忌,臨走時,他從CD架上取出一張碟,只說是一張好很貴的CD,他不懂得欣賞,叫我拿去試試...

將這片CD放入EMC 1UP, 在毫無心理準備之下開始試聽,敲擊樂細細聲響起,彷彿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;感覺音量有點不足,於是將音量制扭到差不多11點,音壓才算正常;其實憑CD封面都可以知道是敲擊樂,只是萬萬想不到音效會那麼誇張,幾近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,動態的強烈對比,高低頻的大幅伸展,音樂是如此地活潑生動,整個聆聽空間飽滿地充斥著各種敲擊樂器,音埸之大,只可以用穿牆過壁來形容吧,即使在強大的音壓下,都沒有壓迫感,令我聽得非常過癮!而G4就好像一對藝術品,沒有聲息地擺放在客廳中,音樂彷彿與她無關.....

10

總括來說,GIYA G4是一對很高質素的揚聲器,高低頻伸展非常寬闊,分析力高,速度很快,最厲害當然是她的隱身功力吧! 雖然是4路5單元,但連貫性良好;儘管只是小型座地喇叭,在我這三百餘呎的聆聽空間,也應付自如,可謂一對透明的小巨人。在各類型的音樂中,我尤其喜歡G4在古典音樂方面的表現,今次有幸在自家環境中試聽,更能感受到她不但外型獨特,音效和音色同樣有出色表現。

4

測試器材包括:
Speakers: Vivid GIYA G4
Elipson 4240 Millennium
CDP: Electrocompaniet EMC 1 UP
LP: Dr. Feickert Firebird, IKEDA IT-407 CR1 & 9TT,
Graham Phantom II Supreme & Nagaoka MP-500
Phono: CH P1
Preamplifier: Threshold FET10/He
Music First Baby Reference
Power Amplifier: TOA VP-1240A Mono (240W)